通知公告: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廉政时评

让“说情打招呼”再也没市场

发布时间:2018-11-06 来源: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作者:覃文权

向纪检干部“瞎打听”“说说情”,对纪检监察机关办案情况“关心一下”“打个招呼”,以为神不知鬼不觉?日前,湖南常德市纪委监委建立了纪检监察机关工作人员书面报告“打听案情、过问案件、说情干预办案情况”制度,相关情况每两个月向市委常委会汇报一次。这意味着,向纪检干部“说情打招呼”,将被记录在案了。(10月31日,新华社)

说情打招呼,根源在于人情关系社会积淀下来的传统“文化基因”,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并不少见。不过,当“说情打招呼”一旦用来为党员干部谋私利,越过了党纪国法的红线,就超出了“人情味”的范围,这必将受到道德的谴责和法律的严惩,最终只会把“人情”做没了。

对于官场上的“说情打招呼”,其实早就有法律制度“立规矩”。新修订的《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》明确规定,党员领导干部不得向有关地方或者部门打招呼、说情,或者以其他方式对司法活动、执纪执法活动施加影响。但是,“说情打招呼”问题屡禁不止,仍然有市场,除了长期以来形成的根深蒂固的人情文化之外,很大原因,是因为有些人钻了制度空子,打了法律“擦边球”,令管理部门防不胜防。

现实中,一项制度不可能十全十美,即便在出台前已构想并制定了相应的预防措施,但在具体实践当中依然会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漏洞,这也就是制度需要不断完善的原因所在。因此,从这角度上说,湖南常德市纪委监委建立的纪检监察机关工作人员书面报告“打听案情、过问案件、说情干预办案情况”制度,白纸黑字记录在案,就是为纪律法规“打补丁”,以他律刚性的形式,把制度的笼子越扎越紧,不断挤压“说情打招呼”的市场空间。

风正,则百官皆守,风不正,则百弊俱生。“说情打招呼”是一种典型的不正之风,不仅干扰了正常办案秩序,也容易留下了腐败隐患,更为关键的是折损了办案部门的形象和公信力。那些打着“关心一下”“打个招呼”幌子的,不是自己手脚不干净心虚,就是滥用权力、以权谋私,相关部门不妨以此“顺藤摸瓜”深入调查,查一查他们是否有违纪违法行为。纵观许多贪污腐败的案例,很多都是首先从思想“滑坡”开始的,让权力寻租、权钱交易有了可乘之机,进而一发不可收拾,一步步滑入违法犯罪的深渊。“说情打招呼”就是从思想上松口子的表现,不得不引起高度警惕,毕竟这样的教训不可谓不深刻。

要狠刹“说情打招呼”之风,让其彻底失去市场,在不断细化对策措施,扎牢制度的笼子的同时,还要真正把各项规章制度落到实处,成为“带电的高压线”,强化监督和执纪问责,让广大党员干部不敢、不能、不想“说情打招呼”,形成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。


格尔木市 | 冕宁县 | 黔江区 | 星座 | 兴安县 | 来凤县 | 赤峰市 | 双城市 | 张北县 | 沧源 | 泰和县 | 甘谷县 | 宁波市 | 崇州市 | 阿鲁科尔沁旗 | 巧家县 | 巴塘县 | 青海省 | 通州市 | 本溪市 | 潼关县 | 阳东县 | 阿拉善盟 | 饶阳县 | 平果县 | 剑川县 | 若羌县 | 涞源县 | 车致 | 秦安县 | 麦盖提县 | 白玉县 | 津南区 | 嘉禾县 | 通榆县 | 永德县 | 分宜县 | 雅江县 | 千阳县 | 中宁县 | 望谟县 | 莱芜市 | 宝山区 | 板桥市 | 那坡县 | 青阳县 | 两当县 | 苏州市 | 沾益县 | 内丘县 | 奈曼旗 | 大连市 | 靖州 | 潢川县 | 辽宁省 | 夏河县 | 永修县 | 错那县 | 新民市 | 和平区 | 襄城县 | 康马县 | 莎车县 | 化隆 | 班玛县 | 唐山市 | 林西县 | 民县 | 韶关市 | 石楼县 | 井冈山市 | 杨浦区 | 呼和浩特市 | 全州县 | 南澳县 | 蒙山县 | 延津县 | 上杭县 | 辽中县 | 商洛市 | 百色市 | 左权县 | 延津县 | 牟定县 | 岫岩 | 泾源县 | 延川县 | 玛多县 | 简阳市 | 南乐县 | 侯马市 | 云南省 | 汶上县 | 乐东 | 望都县 | 云霄县 | 梨树县 | 且末县 | 资阳市 | 屯留县 |